首页 > 历史 > 近代史 > 正文

此人四名勤务兵都成了将军, 两警卫员是军长, 还两下级当了国防部长!

时间:2019-04-15 16:21:30        来源:

 

在共和国将军,詹才芳虽然军衔不高,为中将,但是他革命一生,在红军时就赫赫有名,是一名传奇的战将,手下战将如云,出过不少的著名人物。

(詹才芳中将)

詹才芳是黄麻起义领导人。他的革命引路人,是建党元老国家主席的董必武。并且,他不仅当过董必武的警卫员,还与他是亲戚关系——董必武的姐姐是詹才芳姐姐的公婆

詹才芳有一位勤务兵,就是后来担任过沈阳军区司令员、国务院副总理的陈锡联上将。

他收陈锡联当勤务兵的过程很有传奇性,为报答救命之恩。

黄麻暴动失败后,一次詹才芳带着一名警卫员去开会。路上,突然和20多名清乡团团丁相遇,双方立即开枪。詹才芳边打边撤,最后跑进了村子,七拐八拐,一把冲进了陈锡联家。陈母马上把他拽到自家里屋,然后自己坐在外屋凳上,若无其事地拿起了针线活。

团丁追到陈家门口,突然不见了詹才芳的人影。见着陈锡联母亲大声问道:

“共匪到了你家没有?”

“没见什么人。”陈母回答。

两个团丁边吆喝着边进了门,窜进了里屋。黑乎乎的,什么也看不见。詹才芳正躲在帐子里,紧贴在墙上,手指紧扣着手枪的扳机。一个家伙端起刺刀向纹帐刺了两下,只离詹才芳几公分,却缩回去了。结果,他们便离开了陈家。

陈锡联母亲救了詹才芳后,要求他把陈锡联带去参加红军。可陈锡联才13岁。詹才芳说:“还等一年吧。”、

第二年,陈母就把陈锡联送来了。詹才芳收下了陈锡联,因为陈锡联年纪太小,便让他当了自己的勤务兵。一次,陈锡联打的洗脚水太烫,詹才芳被烫得跳起来,一挥手,给了陈锡联一大耳光

此事过了几十年后,被大家还当作笑料,开詹才芳的玩笑。

 

(陈锡联上将)

1955年,陈锡联被授予上将,而詹才芳才授中将。

一次,詹才芳生病住院了。陈锡联知道后,立即和夫人王璇梅前来医院探病。詹才芳出院后,在家休养,一天让秘书去陈锡联家办一件什么事情。王璇梅见着秘书,立即对屋内喊道:“快告诉首长,就说首长的首长派人来叫首长了。”

李先念当年也是由詹才芳引导参加革命的。

詹才芳入党比较早。一次,他来到李家大屋发动群众。李先念家正要盖房子准备动用山上的石头。但是山被姓韩的地主霸占,不让李家用。李先念和韩家地主评理,反而大受其辱,最后眼睁睁看着备好了木料,却盖不了房子,全家人地方住。詹才芳知道这个情况后,便和王鉴等人发展了李先念参加革命。

不久,当地成立了苏维埃,詹才芳为赤卫队队长,李先念为工会主席。

后来,李先念当了国家主席,见着詹才芳还喊“老班长”。

詹才芳在红军当连长时,许世友在他手下当班长。

一次,詹才芳来班上检查内务,见许世友床铺上挂着一只水壶,问道:“这是什么?”许世友笑而不答。詹才芳就要打开,许世友才急忙回答:“酒。”这时军部规定不准喝酒,但是,詹才芳看了许世友一眼,啥也没说,就走了。

以后,两人就成为了至交。

(许世友上将)

中国成立后,若是到了北京开会,国防部副部长许世友定要与詹才芳一起睡隔壁,没安排上,就非要调房子不可,否则就大吵大闹。两人睡到隔壁后,白天开会,每夜都要一起谈话、聊天。

许世友后来当了广州军区司令员,詹才芳是副司令员。有时候,许世友看见詹才芳还敬礼,亲热地喊:“连长好!”

看见詹才芳必定要敬礼的,还有一位国防部长,那就是秦基伟。

詹才芳在红军时,职务很高,当过红9军、31军政委。当年秦基伟离开方面军总部警卫团后,下到了红31军第274团当团长。詹才芳就是31军军政委,是秦基伟的上级领导。秦基伟在反“六路围剿”打得非常好,詹才芳曾代表方面军总部授予274团“夜袭常胜军”奖旗。秦基伟后来成为共和国第七任国防部长,遇见詹才芳都是毕恭毕敬,先敬礼,再握手

詹才芳除了陈锡联外,还有三位有名的勤务兵,一是聂风智,担任过军长南京军区司令员,中将;一是谭知耕,担任过副军长,被授予少将;一是甘思和,当过纵队副政委、军区炮兵司令员,少将。

詹才芳除了这些强悍的勤务员外,还有两名后来很有名的警卫员,一是王近山,当过军长、兵团副司令员,军区司令员,授中将,一是邓岳,当过副军长、军长,军区副司令员,授少将。

(詹才芳与夫人杨静)

詹才芳还有一个佳话,就是他的夫人也很有名。

他的夫人叫做杨静,是江苏淮安人,与周恩来家是世交,不仅家境富裕,而且人长得很漂亮。她在陕北公学读书时,被称为“牡丹花”,求爱的信如雪片飞来,约她去谈心的挤满了窑洞前,让她烦不胜烦,便在窑洞门上贴一安民告示:

学员杨静10年之内不嫁人”。

两年之后,她来到晋察冀工作,结果,詹才芳与她谈了两个月,两人就结婚了。时年杨静才21岁。

詹才芳于1992年12月2日在北京逝世,享年85岁。

杨静于2011年2月26日在广州逝世,享年92岁。

(詹才芳和战友们)

詹才芳战功赫赫,手下如云战将,而他后来授衔时只授了中将,许多人不理解。对此,他的女儿詹小晶后来说:

解放后曾经是父亲部下的许世友、洪学智、秦基伟、尤太忠将军授上将军衔。陈锡联、谭知耕、甘思和、王进山将军都当过父亲的勤务员。他们有些后来成为父亲的上级。父亲对他们十分尊重,感情很深。他们也十分敬重父亲。曾有人提出这样的疑问:詹才芳资格很老,为何只授中将?也有人这样评价:詹才芳是上将的资历授了中将军衔。对于授衔,父亲很少提起。他曾对母亲说过:‘我干革命不是为了这个(军衔)。战争年代死去多少战友,他们授什么衔嘛!’。”

(注:标题中的国防部长,包括正、副部长)